? ag客户端下载|官网 ag客户端下载|官网,ag视讯网站|官网,ag捕鱼王2|HOME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详情
新农村戏剧作品:美丽新世界
2019-08-20 09:56???来源:???浏览:0
分享到:

无场次四川方言话剧

美丽新世界

编剧:吴泽地

?

时间:

现代。


地点:


成都市郊。


人物:


龚继海:男,三十岁,龚能全的幺儿,幸福社区居委会主任;


詹玲芝:女,四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;


贾金玲:女,三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,龚能显的儿媳;


龚能全:男,六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;


龚能显:男,六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;


龚莽娃:男,三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,龚能显的儿子;


龚蛋蛋:男,八、九岁,小学生,龚莽娃的儿子;


刘刚强:男,四十多岁,幸福社区支部书记;


张永贵:男,五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;


龚继祖:男,四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,龚能全的大儿子;


曾素芳:女,四十多岁,幸福社区居民,龚继祖的妻子;


龚继珍:女,四十多岁,龚能全的女儿;


群众甲、乙、丙、丁等。


[一天上午。


[地点:龚继海家的院坝。


[幕随主题曲启。


[追光中,龚继海上。


龚继海:(对着广播话筒)乡亲们、乡亲们,请大家今天下午3点钟到村委会开大会。


乡亲们、乡亲们,请大家今天下午3点钟到村委会开大会………(隐下)


[灯渐明。


[龚能全在编竹器。


[贾金玲、龚能显、龚莽娃、龚能显、龚继祖、龚能全、曾素芳上。


龚能显:(念)今天下午开大会,先来打听探毛坯。


龚能全:(念)继海已去街工委,晌午才得把家回。


贾金玲:(对龚能显,念)爸,早知老幺不在位,何必尽多把人催。


龚莽娃:(念)白跑一趟实在累,不如回家吃锅魁。


曾素芳:(念)老幺人好心眼对,等他回来说法规。


龚继祖:(念)等人时间最浪费,少挣票子一大堆。


龚能显:(念)大哥,我们的龚主任、龚继海、龚老幺跑到街工委干啥子去了吗?


龚能全:我咋个晓得。


贾金玲:噫,你们看——老幺回来了。


[龚继海、詹玲芝上。


詹玲芝:龚主任,你先说个毛坯子嘛。


龚继海:詹姐,下午开会你就清楚了。噫,大家都来了。有事?


[众人用力地点头。


龚继海:啥子事?


[众人无奈地摇头。


龚继海:公事?


[众人很肯定地摇头。


龚继海:家务事?


[众人先迟疑的一顿,然后肯定地摇头。


龚继海:究竟有啥子事?说嘛。


[众人无望地摇头。


詹玲芝:你几爷子吃了摇头丸了?


[众人有些愤慨地摇头。


詹玲芝:那尽多摆脑壳干啥子?人家龚主任问你几爷子,你几爷子咋不开腔呢?


[众人望着天摇头。


龚继海:可能是我们家族内部有事,当着詹姐不好说?


[众人很肯定地用力点头。


詹玲芝:(有些尴尬,少顿,自我解嘲地)这有啥子嘛,我这个人呀,从来是不见外的。(拉龚继海一边,显得非常热烈、大胆地)龚大主任,你还是先给我说一下下午的事嘛……


[龚能全、龚能显无奈地摇着头,用围腰挡住自已的眼睛。


[龚莽娃傻笑着像是看笑讪。


龚继祖:(对龚莽娃开玩笑)儿童不宜。(用手挡龚莽娃的眼睛)


龚继海:(脸红筋胀地)詹姐、詹姐……请不要拉拉扯扯……我先到村委会办公室去一趟,等下就回来。(急下)


詹玲芝:龚主任,龚主任,我在这儿等你哈……


曾素芳:这个‘颤翎子’哟……


贾金玲:哼,‘颤翎子’,分明是个白骨精、粘粘草、惹祸的篼篼,简直把我们老幺缠着了。曾素芳,去把她摆平。


曾素芳:我……我没得那个本事。


龚莽娃:看我的!


曾素芳:老弟儿,这是我们女人家的事,你少来。


龚继祖:(嘻嘻哈哈地)弟妹儿,我看还是你去才拿得过‘沟’。


龚能全:你们要干啥子?


龚继祖:大爸,你就看热闹嘛。


贾金玲:好嘛,大家闪开了,看我的。


贾金玲:哟……我以为是哪来个美女来找我们老幺,结果才是‘颤翎子’、詹姐、詹婆婆。


詹玲芝:我当是哪个,原来才是我的‘假机灵’贾大姐。贾太婆。


贾金玲:‘颤翎子’,我跟你说,找人打麻将就免谈,我们这儿没有设场伙。


詹玲芝:‘假机灵’,你还不晓得。现在都时兴‘斗地主’了。哪个瓜的才打麻将!


贾金玲:既然我们都是瓜的,你来干啥子?


詹玲芝:我是来问一下你们龚莽娃好久进城?


龚莽娃:等伙计们把鱼网起来就走。


詹玲芝:我想搭莽哥送鱼车进城。


龚莽娃:没得问题,搭就是了。


贾金玲:多嘴,站一边去。


贾金玲:噫,刚才不是通知今天下午要开会吗?你还走啥子吗?


詹玲芝:开会?有啥子开头。前几天刘支书已经跟我传达过了。


众? 人:啥子内容?


詹玲芝:乡上要变成街道办事处,我们幸福村要改成幸福社区。


众? 人:具体安排?


詹玲芝:不该我说。噫,我晓得,你们屋头的龚老幺——是我们村的村主任,虽然他也给我透露了一点点行情。不过,你们龚老幺原则强得很,喊我注意保密,所以,公家的事情,就不在这里说了。


贾金玲:詹姐,詹姐,你是‘颤翎子’,我是‘假机灵’,我们俩姊妹是半斤对八两,一个频道的。詹姐,你就先说个毛坯子,我们心头也好有个数嘛,免得眼皮尽多跳。(递桃酥递给詹玲芝)


詹玲芝:(边吃边说)这还差不多。我跟你说,(极神秘地)今天的会,是就是每家每户承包的都要抖散了重整。


贾金玲:抖散了重整嘛?总要有个说法嘛!


詹玲芝:说法肯定是有的。


贾金玲:啥子说法?


詹玲芝:这……


贾金玲:说嘛,说嘛。


詹玲芝:才吃了半边桃酥,就要我说……


贾金玲:(递一块桃酥给詹玲芝)詹姐,来,整。


詹玲芝:(接过贾金玲递来的桃酥)这……这是在哪儿买的桃酥?


贾金玲:在武侯祠大街,区委、区政府对面的‘宫廷桃酥’糕糕点店买的。咋个,味道不行?


詹玲芝:味道基本上还是过得去。


贾金玲:詹姐,你说嘛。


詹玲芝:说就说,你们……哎呀,这个桃酥吃得我干桠桠的,卡在喉咙管那儿,堵起了,有没有水哟?


贾金玲:水、水、水。(从龚继海手中抢过递塑料水杯)詹姐,润一下,润一下。


詹玲芝:(喝)嗯,茶叶放少了,淡爬爬的。(自白)哼,这个‘假机灵’,尽跟我俩个装疯迷窍、走津化痰的,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我要狠狠‘医’一下她。(对贾金玲)贾妹,这个抖散了重整,我看你们承包的鱼塘有危险。


贾金玲:咋个喃?


詹玲芝:村上喊要调整产业结构,要科学发展水产业,你们龚莽娃连一滴文化都没得,咋个要得嘛。所以说,你们龚莽娃懂得起啥子现代科学嘛。是不是嘛?所以,只有遭村委会的人喊裁判换人的。贾妹,要不要我帮你们出个主意、想个办法嘛。


贾金玲:我的办法倒是有。


詹玲芝:啥子办法?


贾金玲:打脱离!离——婚。对。离了。莽娃,走、走、走,我们快去办手续。


曾素芳:啊,‘假机灵’硬是要离?涮坛子的事当不得真!


贾金玲:离了婚又结婚。有啥稀奇。现而今,啥子都讲产业化,我看这结婚、离婚也可以整产业化。


曾素芳:不要乱说。


詹玲芝:是不是哟?你不要找些龙门阵来摆。


贾金玲:你怀疑啥子嘛。这几年我们这儿,情况好得很,有田有地有房产……只要有这的户口,村上就要管,睡倒吃睡倒屙眯着眼睛都要赚钱,好多人的都想进来。我可以先离婚然后又在户口上和人家结婚,要不到好久就可以赚它个十万八万的。


龚莽娃:贾金玲,你再说一遍。


贾金玲:这……


詹玲芝:贾金玲,说嘛,虚啥子嘛?


贾金玲:这……我……说的致富的门路哟!户口上结婚,又不肉贴身。你紧张啥子?只要你同意离,我马上也给你联系一个女的,怎么样?


龚莽娃:贾金玲,老子捏死你!


[龚莽娃上前抓贾金玲,贾金玲躲开。


贾金玲:大嫂,救命呀……


曾素芳:(挡住龚莽娃)外人没有撵走,自己家到先乱了。


詹玲芝:(大笑不已)哈……


龚莽娃:笑,你还笑,老子就先捏死你。


[龚莽娃上前抓詹玲芝,詹玲芝躲开。


詹玲芝:救命呀……(急下)


贾金玲:对了,对了,把外人撵走了。


龚能全:(对贾金玲)你呀,你呀,简直是个‘假机灵’。


龚能显:(不好意思地)让大哥见笑了。


龚继祖:大爸,你管她是‘假机灵’还是‘真机灵’,反正她总机灵。


贾金玲:还是哥老倌有人情味。


龚继海:(上)噫,詹玲芝走了?


众? 人:走了。


龚继海:好,我们现在开一个家庭内部会。事情大家可能都多而不少晓得了一些,就是推进城乡一体化,具体步骤我等一会儿要讲。现在是我们几个村干部,每人负责做好几家人的工作,当然自家屋头的工作更要做好。下午就开全体村民大会,所以,时间紧,任务重……


[音乐启。


[音乐中龚继海给大家做工作。


[音乐止。


龚继海:刚才给大家讲了这么多,大家有啥子建议和意见,赶紧说。


龚能显:刚才老幺说我们村所有老年人二天有社保了,是不是哟?


龚继海:咋不是喃!只要还在喘气,还能吃饭,每个月就可以领到社保发的钱,身


上不对了就去医院刷卡看病。


龚能全:老幺,这硬是真的呀


龚继海:这都敢乱说!


龚能显:那我们不是和城里头的退休大爷一样了?


龚继海:这样不好吗?


龚继祖:大爸、爸,要拿到钱才算是。


龚继海:对,对,对,光说是不行的,我们要拿出点实际的。


龚继祖:这个重新规划我们村的经济和住房布局是啥子意思?


龚继海:首先是集中建房。


众? 人:啊……


龚能全: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呢?


龚继海:拆了重来。


众? 人:啊!


[定相。


龚能全:老幺,你这是在干啥子哟!你好好生生看一下。我们这儿一转的房子才修伸展几年?才玩了几年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的格,这儿说拆就拆?简直,简直是……


龚能显:简直就是钱多了烧包,浪费表情。


龚继海:啥子钱多了烧包?啥子浪费表情?咋个兴这样说呢?集中建房,是为了我们村的统一规划。是落实‘城乡一体化’的重要步骤。大家还有啥子问题?


龚继祖:拆房子,就是一个问题。对不对,莽娃?


龚莽娃:我不晓得。


龚继祖:不晓得就雄起,听哥哥的不得拐。


龚莽娃:对嘛。老幺,我要雄起。


众? 人:说些啥哟?


龚莽娃:贾金玲,咋个说嘛。


贾金玲:他的意思是拆房子他不得干。


龚莽娃:对,房子老子是不得拆的。要拆房子除非先把我拆了。


龚继海:这是统一规划。


龚继祖:统一规划?那我问你,拆房子,修房子要不要钱?


众? 人:对的,拆房子,修房子要不要钱?


龚继海:咋个不要钱喃?


贾金玲:没有钱咋办?


众? 人:没有钱咋办?


龚继海:可以贷款嘛!


龚莽娃:可以贷款,可以贷款。


龚继祖:贷的款还不还喃?


龚继海:咋个不还喃?


龚继祖:老子不干!


龚莽娃:老子不干!


龚继海:不干不行。


龚继祖:估到老子修房子嗦?莽娃,雄起。


龚莽娃:老子毛了,要拿横的了。


龚能全:老二、把你屋头的人,招呼到、招呼到。


龚能显:曾素芳,你把继祖招呼到。贾金玲,你把莽娃招呼到。


贾金玲:莽娃,该说就要说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


曾素芳:继祖,都是弟兄,你少说两句嘛。何况,继海还是领导。


龚继祖:莽娃,你有啥子幺不到台的,招呼不倒了嗦?


龚莽娃:是你喊我要雄起的嘛?


龚继祖:老幺,你不是想让我们表个态嘛。我们的态度就是不干。乡坝头的人把肚皮混圆就不错了,还想学城头的人,弄成一样?好了,我也不说你了,你弄你的事情,我有泥水匠手艺,我跟你大嫂还是进城打工稳当。


龚继海:哥,你的手艺很好,我们需要你。


龚继祖:我不需要你们。


龚继海:大哥,你再好生想一下。


曾素芳:继海,你就再想一下嘛。


龚继祖:没得想头。我们一会儿就进城打工。


贾金玲:莽娃你是瓜的嗦?我们承包鱼塘的事快点说,说嘛!


龚莽娃:他们还没有说到这儿来?


贾金玲:你要主动嘛,快点说。


龚莽娃:爸,大爸。鱼塘是我承包的,老幺,鱼塘、花木你究竟要咋个整?


龚继海:要产业化发展。


龚莽娃:这些那些我搞不懂,不过,随便你咋个整,哥子们不管,只要让我承包鱼


塘就行。


龚继海:从现在开始,要承包的项目都先得招标。


贾金玲:是不是哪个的钱出得伸,哪个就来整鱼塘、整花木……


龚继海:这只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还在后头。


众? 人:啊!


贾金玲:(对龚能显)爸,我们老大承包的鱼塘绝对要打倒,你和大爸承包坡上的


花木,恐怕也要遭洗白。啊!莽娃,赶紧雄起!雄起!


龚莽娃:老子要拿横。(做打状)


贾金玲:对的,雄起,雄起。


龚能全:你娃娃敢!我还在这儿,轮不到你!老二,你招呼不到屋头的人了?


龚能显:莽娃,丧眉瞪眼的眼的干啥子?有话慢慢说。


龚莽娃:老幺,撇脱点,鱼塘你准备拿给哪个来整?


龚继海:大家来投标。


贾金玲:条件。


龚继海:要求科学化、现代化管理。


龚莽娃:贾金玲、大嫂、大哥,这……咋个整……


龚继祖:莫忙,我问一下。请问龚大主任,你说投标有没有具体一点的文字东西。


龚继海:有。


众? 人:有?咋整?


龚继祖:好,我要一份看看。


[龚继海递一份给龚继祖。


龚继祖:莽娃,来看。


龚莽娃:(看)看球不懂!


龚能显:老幺,不,龚主任,我和你爸,不,我和我大哥承包的坡上的花木……


龚继海:也要招标。


龚能显:啊?


龚继海:这是文字材料。(递)


龚能显:龚主任!龚老幺,你……晓得二爸认不到字。这、这、这是摔二爸和你老


汉儿的饭碗?你倒是大义灭了亲,二爸以后吃铲铲?大哥,你管不管。


龚能全:老二,我们都快吃社保了,你着啥子急嘛?


龚能显:大哥,这要吃到嘴头才踏实。


龚能全:你现在争一阵又有啥子用?


贾金玲:把我们整下岗了,我们就顿顿在大爸屋头吃饭。是不是,莽娃?


龚莽娃:对,我的要求也不高。一天一包红色‘娇子’,一瓶‘小角楼’,每顿四


菜一汤两个翘荤两个蔬菜外加一碗肥肠豆汤,多了我还得不干,少了,老


子就拿横。(做打状)


龚继海:噫,你们要‘吃大户’?


龚莽娃:啊!


龚继海:莽哥,你也是条汉子,咋个恨到歪,估到瘟?


贾金玲:咋个喃?


龚继海:莽哥,有的是气力,天不怕,地不怕,是不是?


龚莽娃:是。


龚继海:就是没得文化,又怕学习。(龚莽娃应)既然你天不怕,地不怕,学习又有


啥子可怕的?你可以参加竞争嘛。在这出啥子言语?


龚莽娃:都来投标?都来竞争?


龚继祖:想把莽娃洗白,老子先把你洗白。


[龚继祖一拳向龚继海打去,龚继海倒地。


曾素芳:龚继祖,你在干啥?


龚能全:继祖,你咋个兴打人?!


贾金玲:莫来头,堂兄弟,就是脑壳打烂了都镶得还原。


龚能全:你娃……敢打人,老子,老子……打死你!


龚莽娃:打我哥?大爸,你们是抢手还是摔跤?


龚能全:噫,欺负你大哥、大姐不在家,你娃娃打老幺,老子今天跟你拼了。


龚能显:(急拦)大哥,大哥!救人要紧。莽娃,你还站在这干啥子?赶紧把老幺弄


倒医院去。


贾金玲:我来打120。


龚能全:你钱多烧包?


龚能显:赶紧背起去。


龚莽娃:背嘛。(欲背龚继海)


龚继海:(醒)我没事。


贾金玲:没得事了,没得事了。我说过,堂兄弟,就是脑打烂了都镶得还原。


[龚继海倒下。


众?? 人:老幺……


[定相。


[切光。


[当天晚上。


[龚继海家。


[景同前。


[灯随音乐渐明。


[龚继海、龚能全正在吃饭。


詹玲芝:(提着一包糕点暗上)噫,拢了。龚大爸,龚主任,在吃饭呀。


龚继海:坐下来一齐吃饭。


詹玲芝:噫,青椒洋竽丝、凉拌菠菜、干煸苦瓜……噫,你们两爷子就吃这些?


龚能全:不吃这些吃哪些?


詹玲芝:总要整点朒朒儿嘛?


龚能全:没得钱。


詹玲芝:没得钱?没得你早说嘛,我来赞助嘛。


龚继海:算喽,空了吹,吃没有?没有吃就将就吃。


詹玲芝:我吃了饭来的。


龚继海:有啥子事?


詹玲芝:哦,我这是来走人户送礼信的。


龚继海:啊……


龚能全:詹玲芝,今天你这个礼信……


詹玲芝:今天的礼信也并不是啥子贵重礼品,不过是在区委、区政府的对门,那个叫‘宫廷桃酥’糕点店买了几斤‘宫廷桃酥’,来孝敬龚大爸的。


龚能全:孝敬我的?


詹玲芝:是呀!


龚能全:我是说今天的天气不对嘛。


詹玲芝:咋个了?


龚能全: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!孝敬我?只怕不是吧?


詹玲芝:哎呀!龚大爸,你老人家说得好笑人哟!你是我们的老领导,龚老幺是我们的现任领导。我们这些人都佩服你们两爷子的为人。有个词叫啥子?


龚能全:叫啥子?


詹玲芝:人、格、魅、力。


龚继海:人格魅力?詹姐,说过了,说过了。


詹玲芝:啥子说过了,这个词安在你们两爷子身上,简直合合适适的。所以说,这包礼信,你们一定要收下。


龚继海:心意领了,礼信不能收。


龚能全:对。我们要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,决对不能收礼信。


詹玲芝:我申明一下。考虑到龚主任是一位作风正派、又有修养、文化程度非常高的优秀的领导干部。所以,我就想到了桃酥。桃酥是人人适合的小甜点,花钱又不多,这么一提礼信,也不过十几二十块钱。主要是表达一点心意,你们千万千万不要嫌轻了!


龚能全:哪里、哪里,人义重,人义重。我们咋个会嫌轻?


詹玲芝:龚主任,这不是行贿吧?


龚继海:这……


龚能全:不是、不是。


詹玲芝:好了,收下嘛!(递礼信给龚能全)


龚能全:收下、收下。(接过詹玲芝递来的礼信)


詹玲芝: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


龚能全:再耍一会儿吧。


詹玲芝:不耍了,我还要和我们那位商量一下投标鱼塘的事,隔几天不是要正式投标了吗?好了,好了,我走了,你们两爷子也好慢慢品尝桃酥,味道长得很哟!拜拜(下)


龚能全:慢走。


龚继海:爸,饭完全冷了。


龚能全:不来头。一会儿我吃桃酥。


[龚能全、龚继海收拾碗筷下


[龚能显抱着一捆叶子烟上。


龚能显:你们两个走快点嘛。


[龚莽娃、贾金玲、龚继海、曾素芳上。


龚莽娃:(贾金玲)走快点。


贾金玲:走快点就走快点。拢了。大爸、大爸,大爸。


[龚能全出。


龚能全:你们跑来干啥子?


龚能显:大哥,我们是来陪礼道歉的。噫,老幺呢?


龚能全:脑壳痛,睡了!


龚能显:这……


龚继祖:大爸,我错了,我不该打老幺。


龚能全:哼……


贾金玲:大爸,不要生气,大哥二天再也不打老幺了。


龚能全:哼……


龚莽娃:大爸,我们哥老倌的意思是二天不管是当众还是阴倒,他都再也不敢动老幺一根指姆儿。


曾素芳:对、对、对,是这个意思。


龚能显:大哥,你就大人不记娃娃的过,一辈不管二辈的事。


龚能全:从小到大,你就爱打老幺、欺负兄弟,我想到你是小辈中的老大,就没有咋个说你,今天,你又稳不到了,砣子又痒了,又把老幺打了。硬是太怄人了!


龚继祖:大爸,我错了。我去向老幺赔礼道歉!


龚能全:他已经睡了。有事明天去社区办公室说。


龚能显:大哥,莽娃去社区办公室又咋个说嘛?


龚能全:该咋个说就咋个说。


龚继祖:大爸,我到底该咋个说嘛?


龚能全:问你自已嘛。


龚继祖:我不晓得。爸……


龚能显:大哥,这捆叶子烟是什邡出的精品,你尝一下嘛。


龚能全:好呀,老二,我们来裹叶子烟。


龚能显:不、不、不,还是你们两爷子空了慢慢裹,慢慢烧,味道长得很。


贾金玲:(悄悄地对龚莽娃)把老幺喊醒。


龚莽娃:(大喊)老幺,起来吃叶子烟。(没有应声)贾金玲,这……咋个整、咋个整嘛?


贾金玲:我去把老幺喊醒。(欲下)


龚能全:嘿、嘿、嘿,贾金玲,你干啥子哟?那有嫂子进小叔子的寝室的?


贾金玲:大爸,你要与时俱进嘛,嫂子进小叔的寝室又有啥嘛?


龚能全:算了,算了,你们还是先回去,写份检讨明天贴在社区办公室门口,再当到社区干部的面承认错误。


龚继祖:这……


龚莽娃:要得嘛,哥老倌。


曾素芳:要得个铲铲。这样一整,你还有啥子脸见人?


龚莽娃:大嫂,要不得呀?


曾素芳:要不得,要不得。


龚莽娃:那又咋个整喃?


龚能显:你们……快跟老幺认个错嘛。


贾金玲:嗯……这样……(对龚莽娃一阵耳语)怎么样?


龚莽娃:试一下嘛。


贾金玲:大爸、爸,我们陪哥哥先回去写检查。


龚能显:这……我也回去了。


龚能全:去嘛,去嘛。


贾金玲:(大声喊)大爸,我们走喽!老幺我们走喽!


龚能全:走就走嘛,你吼啥子嘛吼?


龚继海:(幕内声)不忙走,等一下我,有话跟你们说。


龚能全:你们干啥哟?


龚继海:(上)嫂子、哥、莽哥,坐嘛。


龚继祖:老幺,我向你赔礼道歉的。


龚继祖:我不该出手打你。


龚莽娃:要不然你打转来嘛,我们哥老倌保证动都不动一下。动一下我是你儿!


龚能全:说些啥哟。


龚继海:好了,哥,过了就算了,我们大家都要吸取教训。


龚莽娃:要得、要得。听你的,跟你扎起。那个要是跟你俩个装疯迷窍、走津化痰,我龚莽娃就把他打成瘫痪。


龚能全:越说越不像话!


龚能显:大哥,娃娃家的事,我们不管。


贾金玲:老幺,你们莽哥不会说话,他的意思是……


龚继海:好了,我懂了,懂了……哥,莽哥,修房子的事你考虑了没有?


贾金玲:那还用考虑?拆了修新的。


龚能显:(大咳一声)嗯……


贾金玲:再考虑一下。


龚继海:好嘛。你们抓紧时间好好考虑一下,尽快统一思想。


龚继祖:好嘛,我和你嫂子还有事,先走了。(拉曾素芳下)


龚莽娃:老幺,鱼塘的事喃?


龚继海:你也可以通过招标去竞争嘛。


贾金玲:恐怕竞争不赢人家!


龚继海:你们养的鱼远近闻名,有口碑,你们怕啥子?


龚莽娃:管理。


龚继海:你们两口子要想把鱼塘在包下来,一是要有计划,二是要去学习现代化、科学管理,三还有打出品牌来。


龚莽娃:我都这么大了,还要去受读书的憋?


贾金玲:不憋一下,下半辈子就莫得搞头了。


龚莽娃:对嘛,憋就憋嘛。


龚能全:对喽,这才是龚家屋头的种性。


龚莽娃:(掏出一个小学生作业本)这是我写的竞标书,看一下。


龚继海:(念)‘竞标书,我很会养鱼,我最会养鱼,我懂得起养鱼,不要我养鱼,不得行。只要让我养鱼,我就好生弄。’写些啥子哟。


[詹玲芝、刘刚强上。


龚继海:刘支书也来。


詹玲芝:龚主任,你看,这是我的竞标书。(递给龚继海)


龚继海:(接,看)噫,写了这么多。


龚能全:刘支书,来,吃叶子烟。


张永贵:要得。


龚能显:大哥,这是给老幺和你的。


龚能全:老幺又不吃叶子烟。


贾金玲:爸,要遭。


龚能全:莽娃去把屋头的糕点端出来。


[龚莽娃急下,又急上端出桃酥,开封,露出钱。


[刘刚强一提叶子烟,露出钱。


龚能全:这……这是啥子?


众? 人:钱!


龚继海:桃酥是詹玲芝送的。


众? 人:詹玲芝。


龚能全:叶子烟是——


贾金玲:我们送的。


詹玲芝:拿话来说。


龚继海:詹玲芝,你送了多少钱?


詹玲芝:刚刚一万二千块钱


龚能全:詹玲芝,这桃酥的味道硬是有点长哟!


贾金玲:老幺,詹玲芝想包鱼塘,所以用桃酥腐蚀领导干部。(拉龚莽娃衣物)雄起。


龚莽娃:打倒詹玲芝!


刘刚强:莽娃,不要乱说。不过,詹玲芝,你要拿话来说哟?


詹玲芝:我坦白,我交待。不过这叶子烟说不说?


龚继海:这……


詹玲芝:人心隔肚皮。我们不出血,你们当领导的吃铲铲。


刘刚强:既然这样说,好嘛,那我就在办公室等你们。(下)


龚能全:(极愤怒地)爬、爬、爬,拿上你们的钱都给我爬。


[龚能显、贾金玲、龚莽娃、詹玲芝欲下又回,躲在一边。


龚能全:老幺……


张永贵:(急上)龚主任,我有事给你汇报一下。只有两句话。


龚继海:你说嘛。


张永贵:第一句话:我想包坡上的花木。


龚继海:好呀,参加竞争嘛。


张永贵:第二句话:这件事,我晓得是有难度的,所以无论如何你要包给我,只要包给我,我记得你的,听詹玲芝说她给你润了一万多块钱。忠不忠见行动,我这儿有三万块钱,你先润到。我的话说完了,我走了。(急下)


龚继海:老张,老张……


詹玲芝:啊,码子又涨了。


龚继海:爸,我去找刘支书商量事情。


龚能全:(急上)老幺,刘支书打来电话,他说马上开个全社区党员会。


龚能显:(失口)这……我是党员得嘛?


龚能全:哪个?


龚能显:是我,大哥。


龚能全:你还没有爬?你还晓得你是党员?


龚能显:老幺,二爸错了。这件事只当没有发生过?


龚能显:啊……


龚继海:好。爸、二爸,走,开会。


龚能全:走,老二,把你的叶子烟拿着。


龚能显:啊……大哥,老幺,我……(蹲地哭)大哥,你要帮我想个办法哟。


龚能全:承认错误。


[定相。


[切光。


[龚莽娃家。


[灯渐明。


[龚蛋蛋捧着书朗诵。


龚蛋蛋:(普通话)床前明月光,(四川话)念。


龚莽娃:床前明月光。


龚蛋蛋:(普通话)疑是地上霜,(四川话)念。


龚莽娃:没钱心头慌。


龚蛋蛋:错了。是疑是地上霜。


龚莽娃:哦……疑是地上霜。


龚蛋蛋:(普通话)举头望明月。(四川话)念。


龚莽娃:举头望明月。


龚蛋蛋:(普通话)低头思故乡。(四川话)念。


龚莽娃:低头想婆娘。


龚蛋蛋:爸爸,你又念错了。人家是(普通话)低头思故乡。(四川话)注意力集中,念。


龚莽娃:低头思故乡。


龚蛋蛋:爸爸,我们再来一遍。


龚莽娃:蛋蛋,你们妈呢?


龚蛋蛋:‘斗地主’去了。


龚莽娃:蛋蛋,你饿不饿?


龚蛋蛋:爸爸,我们才吃完饭,你又饿了?


龚莽娃:硬是,我们才吃了饭。


龚蛋蛋:爸爸,我们再念一遍。


龚莽娃:莫忙,今天你学了好多功课?


龚蛋蛋:有语文、算术、历史……


龚莽娃:这么多?


龚蛋蛋:啊。快点,一会儿,我要睡了。


龚莽娃:老子书都还没有整伸展,你敢睡,老子锤死你。


龚蛋蛋:你读书又不认真,又记不到,怪哪个?


龚莽娃:老子认真读书就是了。开始。听着: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
龚蛋蛋:爸爸,你背得到。


龚莽娃:老子认真得很。你们今天的语文还学习些啥子?


龚蛋蛋:造句。


龚莽娃:造啥子句?


龚蛋蛋:用如果造句。


龚莽娃:如果让老子投标鱼塘,老子就要把它经佑巴适。


龚蛋蛋:不能造粗话。


龚莽娃:老子整的是实话。如果不让老子投标鱼塘,我看你娃吃啥子?


龚蛋蛋:没有吃的?我就到爷爷屋头去吃饭。


龚莽娃:你到爷爷屋头吃饭,老子呢?你们妈呢?


龚蛋蛋:我才不管你们。


龚莽娃:老子打死你。


[追打。


龚蛋蛋:爸爸,我错了。


龚莽娃:晓得错了。站在这儿,陪老子做算术题。


龚蛋蛋:爸爸,我要睡觉。


龚莽娃:那你就坐在这儿,老子弄不懂的时候,随时好问你。


[龚蛋蛋坐。龚莽娃做算术。龚蛋蛋打瞌睡。


龚莽娃:这是咋个的。


[见龚蛋蛋睡着。


龚莽娃:蛋蛋,快进屋睡。


[龚蛋蛋打呵欠。


龚蛋蛋:爸爸,你睡不睡?


龚莽娃:老子把这整完才睡。


[龚蛋蛋下。


龚莽娃:(打着呵欠)老子就不信,读书有好凶。


[切光。


[几天以后。


[龚继海家。


[景同前。


[灯随蝉鸣声渐明。龚能全正躺在马架上打瞌睡。


[詹玲芝上在门前仔细打量。


詹玲芝:龚大爸!


龚能全:哎呀,才是你——“假机灵”。你来干啥子?是不是又


来送桃酥?


詹玲芝:哎呀,大爸,又来了。人家已经改邪归正了,尽多说。噫,龚主任呢?


龚能全:在街道办事处开会。


詹玲芝:今天找不到他?


龚能全:你找他有事?


詹玲芝: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
龚能全:啥子事嘛?


詹玲芝:说了你又宰不到旨。


龚能全:旨是宰不到,不过,我可以帮腔,提合理化建议。


詹玲芝:这到也是。大爸,我想把我们所有房屋,用藤藤连起来,形成绿色走廊,一家连一家的全部开成‘农家乐’。


龚能全:哦。


詹玲芝:怎么样?


龚能全:这个我整不懂,还是等老幺回来以后,你自已去给他说。


詹玲芝:你先帮我说个毛坯子嘛。


龚能全:算了,算了,我说不清楚。


龚继海:(上)詹玲芝,你在这儿,我还在到处找你。


詹玲芝:你找我有啥子事?


龚继海:你投标鱼塘贷的款批下来了,信用社的老张喊我通知你抓紧时间去办理手续。


龚能全:詹玲芝你的毛坯子?


詹玲芝:哦,还是龚大爸整醒豁了的。这是我的另一个项目。你看一下嘛。(递材料给龚继海)


龚继海:(接过詹玲芝递来的材料看)哟,好详细。


詹玲芝:是哦,专门请专家调查研究过后整的。


龚能全:是不是‘农家乐’的事?


龚继海:爸,你咋个晓得?


龚能全:刚才詹玲芝说了一下。


詹玲芝:我准备全心全意来经营。


龚能全:每家每户都甘心情愿把房子让给你整?


龚继海:这就是个问题?


贾金玲:我出钱把每家每户重新修一盘,修成川西名居。图纸都设计好了,要看随时都可以拿出来。


龚能全:啊,这要好多钱?你出得起?


龚继海:是啊,你贷的款整这个项目,恐怕不够哟。


詹玲芝:肯定不够。


龚继海:那咋个办喃?


詹玲芝:贷的款拿来整流动资金。


龚继海:修建川西民居的钱喃?


詹玲芝:不就是千把万的事。


龚能全:詹玲芝,你抢了银行了。


詹玲芝:钱,有的是。喊我老弟出。


龚继海:你老弟出钱?


龚能全:我晓得了,她是有个老弟在整房地产生意,是有名的大老板。噫,前几天,我还看见他和詹玲芝在一起,坐在陈老二的茶铺头吃茶。


龚继海:每家每户修好以后,你又咋个经营呢?


詹玲芝:每家每户修好以后,我准备每个月给他们500到1000元的补贴,然后只要有劳力、愿意就可以成为我的员工。


龚继海:开不开工资?


詹玲芝:咋不开喃?


龚能全:我看有点悬。


詹玲芝:咋个喃?


龚能全:你卖的茶多少钱一碗?


詹玲芝:五块钱。


龚能全:这么贵,鬼大爷来。


詹玲芝:你龚大爸吃不起的茶,城头的人吃得起。


龚继海:我看这件事有希望。


詹玲芝:大爸,如何,人家龚主任都说有希望。


龚能全:咋个呢?


龚继海:先不忙说,我找其它几个社区干部商量一下再说。


詹玲芝:哎呀,龚主任,你就说一下嘛。


龚继海:我明天一定给你一个准信。


詹玲芝:龚主任……


龚能全:对了嘛,‘颤翎子’现在晓得了你又好去‘颤’?


詹玲芝:那好嘛。我先走了。


龚继海:好,再见。


[詹玲芝欲下,贾金玲上。


詹玲芝:噫,我说是哪个在老幺屋子外晃一晃的,结果是你这个‘假机灵’。‘假机灵’你又跑来干啥子?是不是又来送叶子烟?


贾金玲:‘颤翎子’,我咋个会再来送叶子烟嘛。那是不正之风,人家社区干部都批评了。我也改正了错误。今天,我是来送桃酥的。


詹玲芝:‘假机灵’,你啥子意思?


贾金玲:我能有啥子意思?


詹玲芝:我晓得,你是跑来找老幺勾兑事情。


贾金玲:是又如何,不是又怎样?既然你晓得我来找老幺勾兑,你就可以安安心心找个地方凉快。改天我请你吃‘董蹄花’。


詹玲芝:要是我不吃你的蹄花,也不去凉快呢?


贾金玲:那我就要扯起黄喉儿吼你,把你骂得三朵花儿开,喷你一脸的‘谭(痰)豆花’。


詹玲芝:为啥子呢?


贾金玲:哪个喊你抢我们的饭碗?


詹玲芝:我看现在你和龚莽娃急得要拿起菜刀砍人。


贾金玲:这……


詹玲芝:好了,你赶紧去勾兑一下龚主任。求他给你们帮下忙,免得饿饭。


贾金玲:莫忙,你今天找老幺究竟有啥子事?


詹玲芝:好事,说出来你都不相信。


贾金玲:你说不说?


詹玲芝:说、说、说嘛!我不说你让我走得脱?事情是这样子的……


?[詹玲芝对贾金玲一阵耳语。


贾金玲:呀,这样子还差不多。谢谢了,詹姐。


詹玲芝:不过,你们龚主任那里有点悬。


贾金玲:我去给他说一下。


詹玲芝:我看没眼。


贾金玲:(略思)那就这样……(对詹玲芝一阵耳语)保险不得拐。


詹玲芝:要得、要得,那我先去了。(下)


[贾金玲来到门口。


龚能全:硬是要我先搬到对面坡坡上去住过渡房?


龚继海:这里说了(指材料)马上就给每家每户修川西民居,四合院。


龚能全:给每家每户修川西民居,四合院?


贾金玲:大爸,安逸哟。


龚能全:悬、悬、悬。


贾金玲:大爸,你咋个越操越不自信了?亏你还是共产党员,先进性梭到哪儿去了?


枉自还当过领导干部,不支持城乡一体化建设。


龚继海:爸,嫂子说得对。


龚能全:(大惊,大喊)你两个瓜娃子,硬是要拆自家的房子?你们、你们、你们,简直是……瓜得来出不赢气。你们晓不晓得我们这龚家院坝的历史情况?


贾金玲:咋不晓得呢,这是房子以前是地主的。


龚能全:对,但不具体,这院坝是文物很有些特点,唐朝的大梁元代的瓦还有宋代的砖。我们一代代人一辈辈人经常修缮,虽然是久经风吹多历雨打但还是传到了今天。我们四川人都喜欢深深庭院,庭园中有一派名叫西川。春天到这里有粉桃飘散,夏天至这里有榕树鸣蝉。秋风吹这里有落红片片,冬至来这里有腊梅飘潭。


龚继海:这样说来,正好卖钱。


龚能全:遭了,遭了,我咋能这样说。


贾金玲:(对龚能显)老幺,不对哟。大爸咋个说得文绉绉的?


龚继海:爸,你说的这些是哪个教你的?


龚能全:(得意地)还用教,川剧唱词头有的是,随便抓几句……


龚继海:哈哈……


贾金玲:大哥,你抖包包把底都亮了。


龚能全:啊,这……


龚继海:爸,拆房建房以后,下一步就准备给你们办医保、社保。


龚能全:我们就和城头退休大爷们一样,吃饭挣钱,看病刷卡?


龚继海:是的。


龚能全:硬是和城头的退休大爷一样,吃社保、看医保?


龚继海:是、是、是。放心嘛。


龚能全:我还是觉得有点悬?老幺,我们先说断后不乱,我如果没有吃到社保、看不到医保,你要负责哟!


龚继海:负啥子责?


龚能全:我虽然生了你们五个娃娃,我就只要你经佑了!只跟倒你过。


贾金玲:大爸爱幺儿,不过,也乎合我们乡坝头的规矩。


龚能全: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乡坝头了,是社区。


贾金玲:对、对、对,是社区了。


龚能全:莫得你啥子事。哎,为了支持老幺的工作,我一个老头有啥子嘛,同意嘛。


龚继海:爸,你同意了?


龚能全:莫忙,要不然把你哥哥、姐姐再商量一下,喊他们每个月拿点钱回来“润”倒,你供我也就不恼火!


龚继海:爸,哥哥、嫂嫂在城头打工搞都搞不赢,姐姐、姐夫又在外地工作,都忙得毛根不沾背,哪有时间回来。爸,只要我们的‘城乡一体化’弄伸展了,哥哥姐姐说不定还会回来,和我抢着供你。


龚能全:那……


贾金玲:那就同意了嘛,大爸,你还腻啥子嘛?


龚能全:对嘛,对嘛。


龚继海:那我马上就找社区干部再商量一下,大家都同意了,就挨家挨户做工作,争取尽快实施。


[张永贵、龚能显以及众群众上。


龚主任,龚主任,龚莽娃和詹玲芝在鱼塘打起来了。


三? 人:啊!!!


[定相。


[切光。


[鱼塘。


[灯明。


龚能全:莽娃,咋个的。


贾金玲:‘颤翎子’你敢打我男人?


詹玲芝:是你男人打了我。


贾金玲:你人‘颤’,嘴又臭,不打你打哪个?


詹玲芝:大家看着的,是龚莽娃打了我,对不对?


众群众:(七嘴八舌)对的,是龚莽娃打了‘颤翎子’……


龚能全:噫,莽娃你硬是长本事了,连女人都打?


龚继海:你为啥子要打詹玲芝?


龚莽娃:还不是因为鱼塘的事。


龚能显:我们莽娃要投鱼塘的标。


龚能全:我们晓得。


龚莽娃:贾金玲说她看在老幺的面上,她把鱼塘转给我来整,喊我给他打工,免得饿饭,我就把她打了。


贾金玲:(悄悄地对詹玲芝)打到哪没有?


龚莽娃:没有,我省到打的。


詹玲芝:(对龚莽娃)你是瓜的嗦?


刘刚强:(上)龚莽娃、詹玲芝,你们是咋个的?


群众甲:搞耍的。


刘刚强:啊……龚莽娃、詹玲芝,你们硬是搞耍的?


龚、詹:硬是搞耍的。


刘刚强:无聊。


龚继海:都是几十岁的人了,咋个搞起的?还好意思笑?你们究竟想干啥子哟?


刘刚强:詹玲芝你的投标项目策划书,我已经看了。很不错。


龚继海:我也看了,也感觉不错。


詹玲芝:我复印了好多份,你们社区干部是人手一份。怎么样?


龚继海:我答应过你,明天给你一个答复,我还没有找其它几位社区干部商量,商量以后,还要广泛征求社区居民的意见,你看你们,这简直在耽搁时间。


詹玲芝:哎呀,龚主任,社区居民都没得意见。


龚继海:咋会喃?


詹玲芝:我都挨家挨户宣传了,大家都没有意见。


刘刚强:是不是哦?


众群众:是……


贾金玲:噫,詹玲芝,看不出来你不咋不咋屙屎大粑。


龚能全:说些啥哟。


龚继海: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,刘支书,那我们就基本同意。


刘支书:同意。詹玲芝,你明天来履行手续。


龚继海:还有,川西民居的设计图。


詹玲芝:没有问题。


刘支书:詹玲芝,搞不得耍哟。


詹玲芝:我晓得,我晓得。


刘支书:大家都回去吧。


张永贵:我不干、我不干。


贾金玲:张哥,你是瓜的!这么好的事,你咋个不干?


张永贵:我不管咋个说,假把意思还是社区干部,要我去给‘颤翎子’当小工我才不干。


詹玲芝:你现在不干,二天不要后悔。


张永贵:不后悔,不后悔。


[刘刚强与龚继海一阵耳语。


龚继海:这样,张永贵你也不要把话说死了,回去想一下再说。


刘刚强:好了,好了,大家回去了。我也走了。


[众群众、刘刚强、詹玲芝下。


龚能显:大哥,我也走了。


龚莽娃:爸,我们不走嘛。


龚能全:吃了夜饭再走。


龚能显:要不我们刹馆子。


贾金玲:好、好、好,我们去吃麻、辣、烫。


龚莽娃:对、对、对,我请客。


龚能全:今天是啥子好日子?


贾金玲:大爸,非要有好日子才吃好的?


龚莽娃:好喽、好喽,你们两兄弟去吃茶,去嘛,去嘛。


[龚能全、龚能显下。


龚莽娃:老幺帮我看一下,这是我亲自写的鱼塘下一步的发展策划书。(递)


龚继海:莽娃,人家詹玲芝整鱼塘,为啥要你写策划?


龚莽娃:詹玲芝说了,鱼塘给我整,要求她来定,文化要学习,钱才不少赚。


贾金玲:所以,她就逼着牯牛下儿?


龚莽娃:你说我是牯牛?


贾金玲:说了又咋个?


龚莽娃:老子打不死你,恭喜你。(欲打)


龚继海:好了,好了,不要打闹了。莽哥,你这策划书按你现在的水平,还是基本上写伸展了的。社区这个鱼塘,要做大做强。我们几个干部商量说,无论谁来投标都要求把鱼塘扩建成千亩鱼塘。资金可以借贷。实行科学化管理,同时要求管理者和技术人员要去学习现代管理知识,说了不学习就不再承包给她。所以,她让你写的策划书是有用意的。的确是要把你逼出来。就是错、别字有点多。不要紧,改过来就可以了。莽哥,进步已经不小了。


龚莽娃:是嘛,我只有那么认真了。


贾金玲:你们莽哥,现在跟我们娃娃读书。


龚继海:对喽,这样很好。


贾金玲:娃娃把白天在学校上的课晚上教给他。


龚继海:莽哥,现在你也是读书人了,莽性要改,今天打詹玲芝的事……


龚莽娃:是詹玲芝出了五十块钱喊我打她的。


龚继海:啊!出钱挨打?莽哥,这是啥子生意这么划得来?


龚莽娃:她说要引起全社区的高度重视,免得暗箱操作。我也没有真打,吼得凶。


龚继海:她简直小看我们社区干部的素质了。


龚莽娃:她不是说,这个主意是你出的?


贾金玲:哎!就是……


龚继海:是你出的主意?


贾金玲:是……


龚继海:哎……


龚莽娃:哎……


贾金玲:哎……


[定相。


[切光。?????????????


[几个月后。


[龚继海家。


[远景是由绿色植物连成的一幢幢川西民居。翠竹环绕中,龚能全与龚能显正在推豆花。


[贾金玲急上。


贾金玲:爸、二爸,詹总说,明天又是星期六,喊你们多推点豆花。


龚能显:晓得喽。


龚能全:现在的人,咋个这么喜欢吃豆花?


贾金玲:肚皮头的油荤太多了,是要吃点清淡的东西嘛。


龚能显:贾金玲,你给詹玲芝打工,挣好多钱一个月?


贾金玲:试营业,给3000多点点。


龚能全:莽娃挣好多钱一个月?


龚能显:5000多。


贾金玲:还不算年终分红和房子租赁费用。


龚能全:噫,这简直是糠箩篼跳进米箩篼头了。


贾金玲:大爸,你们也不错嘛,你和大爸耍耍搭搭也要挣一两千块钱。听说马上要给你们发社保了,算下来也很可观。


龚能显:‘硬是不摆了。


龚能全:老幺说,要在社区的空坝坝头给我们居民安装体育设施。每天吃了饭,没事干就去动一下,活它个100岁。


龚能显:我听老幺说,二天天天晚上都在社区广场上开舞会。


龚能全:老二,你要去跳舞?


贾金玲:大爸,我们爸为啥子不可以去跳舞?


龚能显:就是嘛。


贾金玲:跳着跳着给我们跳个嫩妈回来。


龚能显:很有这个可能。


龚能全:呸,几十大岁的人,想啥子哟。


贾金玲:哎呀,大爸,这有啥子?大家现在都有点钱了,啥子不可以想嘛。


龚能显:听说跳舞要穿晚礼服,我拿……我拿……100块钱,贾金玲,你去帮我买一套西服。


贾金玲:爸,100块钱买啥子西服哟。1000块钱的西服都一般。


龚能显:啊,这么贵?


贾金玲:买了西服还要买皮鞋、衬衣、领带……


龚能全:要好多钱?


贾金玲:爸,节省点,两三千块钱之内我保证把你‘武装’得洗太婆的眼睛。


龚能显:啊,这么贵呀?


贾金玲:爸,要想操得鲜,当然要出点血。


龚能全:不就是几千块钱嘛。我来出血,贾金玲帮忙,我们俩弟兄也操一盘。


龚能显:咋个能让大哥出钱,我……


贾金玲:我来安排,我来孝敬大爸和爸。


龚能全:那咋个要得?


贾金玲:有啥子嘛。好了,好了。我走了,不然一会詹总找不到我要生气。(下)


[龚能全、龚能显继续推豆花。


[龚继祖背着铺盖卷携妻曾素芬,穿着邋遢上。


龚继祖:噫,硬是整变了。


龚能显:哎,你两个讨口走远点,脏兮兮的不要污染了这里。我们这正在食品加工。


龚继祖:大爸、爸。


龚能显:哎,你是……


龚继祖:我是继祖。


曾素芬:我是曾素芬。


龚能显:啊,继祖、曾素芬。


龚能全:继祖、素芬,你们……


龚继祖:回来了。


龚能显:坐、坐、坐。


龚能全:继祖!素芬……


龚继祖:爸!


龚能显:你们今天休息?


曾素芬:休息,休息,遭彻底休息了。


龚继祖:曾素芬儿,你看你,说些啥哟!


曾素芬:实话实说。


龚继祖: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成哑巴。


龚能显:有啥子回家头说。


龚继祖:莫忙,话说伸展了再回去。


曾素芬:对的,先说断后不乱。


龚能显:你们想说啥子?


龚继祖:我们的户口问题。


龚能显:你们的户口有啥子问题呀?


曾素芬:我们的户口在哪儿?


龚能显:在家头,搁起的。


龚继祖:没有刨到一边嘛?


龚能显:刨到一边干啥子?


曾素芬:都自动“农转非”了?(龚能显应)继祖,你猜对了。


龚继祖:(喝道)闭嘴!


龚能全:你们两个究竟想说啥子?


龚继祖:我们想……


曾素芬:我们想回来。


龚能显:你们这儿不是回来了嘛?


龚继祖:我们想回来,就不走了!


龚能全:不在成都打工了?


龚继祖:主要是听说我们爸想我们,就回来陪你。


龚能显:你们在成都打工多安逸,跑回来受得了?


曾素芬:打工才不安逸。


龚能全:素芬,你在成都当保姆好多钱一个月?


曾素芬:四百多一点点。


龚能显:啊!才四百?莽娃每天卖鱼的纯利润都是四、五百。


曾素芬:啊呀,莽娃硬是发大财了?


龚能显:继祖,你在成都当建筑工人总要好点嘛?


龚继祖:好个铲铲。一天到黑整得非累,还经常拿不到钱。


龚能全:不会哟,你是技师……


龚继祖:技师又咋个嘛?说拖欠就拖欠,四五个月吃不到一顿朒朒儿,那是常有的。混了这么久,现在吃的烟还是“五牛”,再整下去连“五牛”……(递烟给龚能全、龚能显)


龚能全:吃大爸的烟。(递烟给龚继祖、龚能全)


龚继祖:噫,‘红娇’!


曾素芬:大爸操得派哟。


龚继祖:爸,莽娃现在一般吃啥子烟?


龚能显:‘玉溪’。


龚继祖:爸,不说了,我们要回来,你说咋个整!


龚能显:我晓得咋个整?


龚继海:(暗上)好整得很。社区要成立一个幼儿园,大嫂争取上成都培训一段时间,回来竞争上岗。


曾素芬:好呀,哪个出学费钱!


龚能全:自已出钱。


曾素芬:啊!我哪有钱?


龚继海:我先把培训费、伙食费给你垫上,二天有钱再还。


龚继祖:老幺,我……我咧?


龚继海:发辉你的特点,搞基建。哥,你看,我们这里建设得还不错嘛。


龚继祖:可以。


龚继海:这只是初具规模,下一步还要更上一层楼。你在成都搞了这么多年的建筑施工,有经验,所以,能够发挥你的特点。


龚继祖:那我们住哪儿呢?


龚能显:你们几兄妹的房子都修好了。一人一套,按我们这儿的习惯,亲兄弟明算帐,单进单出,各开各的门,龙门阵搭伙摆饭各吃各。


龚继祖:老汉儿大家供。


龚继海:对,二爸跟着你,你们有空多陪他打点麻将。


曾素芬:对,免得遭老年痴呆!


龚继祖:又开始抖瓜话了?


曾素芳:好,继海,我和你哥跟着你“耗子拖水牛——大干一场”,为建设美丽新世界,不怕流汗,不怕艰苦,不怕牺牲……(造型)


张永贵:(边喊边背着龚继珍上)龚主任,你们姐姐。龚继珍刚走拢社区,就倒在路边上……


众 ?人:啊……


[定相。


[切光。


[路边。


龚继海:姐、姐……


龚能全:掐人中。


龚能显:快把她平放起。


曾素芬:你们让开了。


[端起大茶缸猛喝一口水后,喷向龚继珍面部。龚继珍苏醒。


龚继祖:醒了,醒了。再灌几口老荫茶。


龚继珍:好苦呀!


龚能全:继珍,这么大了,都还自己不会照顾自己,幸亏走到家门口中暑倒的。


龚继珍:爸。


龚继海:我去给你买中暑药。


龚继珍:其实我都好得差不多了!


龚继海:大姐,成都的天气你又不是不晓得,天气凉快一点再回来,着啥子急嘛?


龚继珍:着急,咋不着急喃?你们成都的搞城乡一体化,效果好得很。我们住的那个市,马上还要组织来成都学习取经哩,我和你姐夫能不着急吗?


龚继海:着急又有啥子用?你和姐夫能来吗?


龚继珍:我和你姐夫都商量了,只要这里的条件充许,我们准备来这里工作。


龚继海:啊!姐夫是搞市场销售的行家,大姐是搞企业管理的行家,好、好、好、我们社区不费摧灰之力一下子就引进了两位大专家,太好了,太好了。


龚继珍:条件呢?


龚继海:优惠。你满意,我们满意。明天到办公室再具体。


龚能显:继珍,你好点没有?


龚继珍:二爸,我好多了。


龚继海:爸,你先领大姐回家休息。


龚能全:对,对,对,继珍,走。


[龚能全率龚继祖扶龚继珍下,曾素芬随下。


龚能显:继海,继海,我有话跟你说。


龚继海:啥子事,二爸?


龚能显:我家龚二、龚三、龚四昨天都回来了,想请你去吃酒。


龚继海:恐怕不是吃酒,是有说场吧?


龚能显:这个……你懂的,都是你的亲堂哥、亲堂姐,你不给他们面子,为必不给二爸老脸嗦?


龚继海:二爸,你咋这样说喃?现在我们社区搞出点点“名堂”了,亏大家瞧得起了,都愿意回来了,我们应该高兴!


龚能显:对,对,对,高兴,高兴,高兴就去欢喜一下,喝杯酒。


龚继海:意见、建议欢迎提。酒,我是不喝的。


龚能显:为啥子?


龚继海: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!


张永贵:对的,主任,我支持你,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,不喝酒!


龚能显:不喝就不喝,只要你把问题解决了,我喝双份儿。


龚继海:解决问题,解决啥子问题?


龚能显:解决你堂哥、堂嫂、堂姐、堂姐夫的问题。


龚继海:啊?


龚能显:啊!你答应了,好、好、好。你比我大哥撇脱!(欲下)


龚继海:二爸,我啥子时候又答应了你啥子了?


龚能显:噫,安排好你堂哥、堂嫂、堂姐、堂姐夫的工作呀?


龚继海:啊!这,这,这……


龚能显:继海,才说你比我大哥撇脱,这么快就变脸了?


龚继海:(略思)好嘛,我们社区现在还有一些岗位,明天就让堂哥、堂嫂、堂姐,堂姐夫来参加公平竞聘。


龚能显:竞啥子聘哟?你堂堂社区大主任,安排了就是了。


龚继海:二爸,只有公平、公开、公正地竞聘,才是凭本事吃饭的,他们上岗才硬气,才不会说是裙带关系。


龚能显:大女子,二爸是怕他们竞聘不起。


龚继海:竞聘不起就更应该找差距学习。做为社区负责人,我们要考虑考虑社区居民现有的文化水平和实际工作能力。我们不会难为社区居民的,让农民变居民之后,更要有竞争意识,有想法,还要不断地去学习,要有创新精神。


龚能显:好嘛,我就先回去了。


龚继海:二爸,明天下午到社区广场来开会啊!


张永贵:开会,龚主任,要开会?


龚继海:要开会。


张永贵:我去通知。


龚继海:不忙。张哥,你想通了没有?


张永贵:通了。


龚继海:通了就好。


张永贵:但是,已经黯了。


龚继海:不黯呀。


张永贵:我的房子……


龚继海:马上就修。


张永贵:我想种花木。


龚继海:建立项目。


张永贵:真的?


龚继海:真的。


张永贵:那我……


龚继海:啥子都不要说了。请你挨家挨户通知大家,明天下午到社区广场开会。


[切光。


[社区广场上。


[本剧所有人物及众群众都在舞台上,定相。


[灯渐明。


[整个舞台没有任何声响。


[龚能全一手拿着钞票,一手拿着社保卡,慢慢踱到舞台前面。


龚能全:社员们,不,乡亲们,也不,居民们……我……我要说两句!只说两句!


众群众:龚大爷,你说嘛!


龚能全:我爷爷当了一辈农民,我爹当了一辈子农民,我也当了一辈子农民,只求把肚皮胀饱、整圆,这……(抖动着钱和卡)这是我们农民祖祖辈辈想都不敢想事!老了老了,我操亮了,和城头的退休大爷没啥区别了,嘿嘿,只要我还能吃饭,耍起都挣钱,看病可以刷卡不给现钱!你们说共产党好不好?


众群众:好!


龚能全:我今天高兴!高兴!走!都到我家去,我招待大家……


詹玲芝:招待我们吃啥子?


龚能全:吃叶子烟。


詹玲芝:小气。


龚能全:吃好的。吃你们家办的‘农家乐’。


群众甲:龚大爷,我们哪家没办‘农家乐’?还不如——


群众乙:每家每户,凑一个拿手好菜。


群众丙:全体居民都来欢喜一盘。


龚能显:要得,要得,我代表今天领到社保的老头儿、老娘谢谢大家了。


[音乐启。众人载歌载舞。


(词)城乡一体化美丽新世界,


汗水浇沃土心中花常开。


鸟儿鸣翠柳芙蓉依窗外,


银杏结硕果桃李丘陵栽。


深深的庭院园林名川派,


居民的住房把你眼看呆。


城乡一体化美丽新世界,


汗水浇沃土心中花常开。


城乡一体化美丽新世界,


汗水浇沃土心中花常开……


[载歌载舞中定相。


[幕渐落。


?



初稿至五稿2005年2月—5月

定稿2006-2-23

上一篇:新农村戏剧作品:宽?裕?之??家
下一篇:新农村作品:幸福农家乐

官方微信
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
chengduwenhua

ag客户端下载|官网 蜀ICP备11027423号  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草堂路17号
电话:028-87339103
Mail:cdswhg@126.com
邮编:6100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