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ag客户端下载|官网 ag客户端下载|官网,ag视讯网站|官网,ag捕鱼王2|HOME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详情
川剧小品:都是兔子惹的祸
2019-08-20 09:55???来源:???浏览:0
分享到:

川剧小品

都是兔子惹的祸

?

编剧:吴泽地

?

人物

毛洪胜:某乡副乡长;

王桂花:毛洪胜妻;

李老幺:村民。

[假设舞台为某乡副乡长毛洪胜家。

[舞台中后设一桌二椅,桌上有电话一部。

[幕随音乐启。

王桂花:(上)毛洪胜,快点,快点。

毛洪胜:(上,拿着一个红包)来了,拿着。今天我的老丈人过生,这个红包,是我们孝敬他老人家的。

毛洪胜:好,走嘛。

[李老幺急上。

李老幺:毛乡长,毛乡长……

王桂花:你惊风活扯喊啥子?

李老幺:我有急事?

毛洪胜:啥子事?快说。

李老幺:我要打个电话。

王桂花:(不满地)那边连锁店有公用电话,你去打嘛。我给你几角钱。(掏钱递给李老幺)

毛洪胜:对的,我们要去走人户。

李老幺:哪咋个行嘛。

王桂花:咋个又不行呢?

李老幺:你听我说嘛。

王桂花:几下说了,我们好走。

李老幺:你听嘛——(唱)

我在你家打电话,

这是县长把话发。

真有此事不得假,

不然才不到你家。

毛洪胜:(对王桂花)你不晓得,那天县长到他们村,给李老幺送来两只种兔,希望他养兔致富,斩断穷根栽富根。

王桂花:真的呀!李老幺,你这个懒人,这次真的要发了。

李老幺:发?发热、发烧、发痣痣……

毛洪胜:你咋个这样说呢?

李老幺:县长临走时当到毛乡长发了话,说如果在喂这两只兔子时,有啥子解决不了的问题,就打电话找他,他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了毛乡长,喊我打电话就在你们家打,他来付电话费。对不对?

毛洪胜:对的。

李老幺:现在我就要打了。

毛洪胜:打嘛,打嘛。

王桂花:凭啥子?

毛洪胜:算了,他几下打完我们好去给老丈人拜寿。

王桂花:那好,李老幺你要搞快点!

毛洪胜:(掏一纸片递给李老幺)这是县长的手机号码。

李老幺:(接纸片)要得。

[李老幺拨电话。

王桂花:(心疼地)你轻点,温柔点,看把电话给我整烂了。

李老幺:噫,通了。喂……县长,我……我是李老幺,你想起来了,是的,你送了一对良种兔儿给我……兔子长得怎么样了?唉,县长啊,你送的一对兔儿好乖哟,就是没得草吃了……所以……

[毛洪胜连忙切断了电话。

李老幺:毛乡长,你咋断电话呐?我的话还没有说完……

毛洪胜:你在说些啥哟?

李老幺:我在给县长汇报情况。

王桂花:你的兔儿没得草吃,管县长啥子事喃?

李老幺:县长说了,有困难找他解决。现在我就有困难,当然要找他来解决。

毛洪胜:不就是没有兔儿草嘛,去打呀。

李老幺:我没时间去打。

王桂花:你没时间?你一天到晚在干啥子?

毛洪胜:干啥子?

李老幺:‘斗地主’、打麻将!

毛洪胜:啊……

李老幺:哎呀,毛大乡长,你听我说嘛——(唱)

潘哥茶铺才开张,

摆起扑克和麻将。

农忙谁去喝茶汤,

生意一点都不旺。

小弟是块热心肠,

坚持天天补凼凼。

先打扑克后麻将,

时间占完还很忙。

整天坐起腿发胀,

三餐里扯饿得慌。

(白)王桂花,你们屋头有没有吃的,先给我‘润’一下?

王桂花:爬、爬、爬,爬远点。

[电话响。

王桂花:(接)喂……你……是县长!李老幺?在这里……李老幺,接电话。

李老幺:(接电话)喂……县长,我是李老幺,你马上过来帮我打兔草?你不用亲自……

毛洪胜:(一把抢过电话)县长,我是毛洪胜,我的工作没做好,我检讨,你放心,李老幺的兔草我来管,费心了县长,再见。(放电话)

李老幺: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你就把电话放了!

王桂花:你还想说啥子嘛?

李老幺:我想说,都是兔子惹的祸……

王桂花:人懒怨别人,走了、走了、走了……

毛洪胜:这样,我一会儿等我回来专门解决你这个问题。桂花,赶紧走。

李老幺:走哪去?

王桂花:到我老汉儿屋头吃晌午。

李老幺:难得跑,走,到我屋头去吃饭。

王桂花:今天是我老汉儿过生。

李老幺:喊他改天过嘛。

王桂花:抖瓜话!

李老幺:反正我请了你们。你们不吃,我自己吃那两只麻烦兔。

毛洪胜:啊,你把县长送给你发家致富的种兔杀了?

李老幺:杀了。都是兔子惹的祸不杀它,未必杀你们两口子?

毛洪胜:(气愤地)你、你、你……(唱)

李老幺太不争气,

打破了致富目的。

我们乡最穷是你,

送兔种又不珍惜。

王桂花:(唱)

这种人何必再理,

饿死他没啥可惜。

李老幺:(唱)

打兔草实在具体,

做活路要夯气力。

莫奈何把你靠起,

你要管吃饭穿衣。

王桂花:我们又没有把你打倒。爬、爬、爬。

李老幺:毛乡长,我强烈要求你给我落实从中央到地方的精神。

毛洪胜:啥子精神?

李老幺:构建和谐社会,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

王桂花:爬、爬、爬。

李老幺:我这几天没有伙食钱了,你总要先给我点钱‘润’到。

王桂花:鬼想钱挨令牌!毛洪胜,我们走!

李老幺:走,走,走,快点走,放心,这个家就交给我了。

王桂花:你爬哟!

[音乐中,王桂花撵李老幺出门,李老幺耍赖。

毛洪胜:停!李老幺,你今年好多岁了?

李老幺:30岁。

毛洪胜:结婚没有?

李老幺:校场坝的桅杆光棍一根。

毛洪胜:想不想耍朋友、接耍婆娘?

李老幺:想!做梦都想!

毛洪胜:王桂花她们中心小学的女老师怎么样?

李老幺:啊……那硬是死鱼的尾巴——不摆了!

王桂花:就凭他那个德性……

毛洪胜:人是会变的。一会儿我去县城再给你买些种兔儿……

李老幺:毛乡长,种兔儿就不要再买了。县长给我的兔儿我没有杀,刚才是哄你们的,不过,小学女教师的事……

毛洪胜:一码归一码,发家致富了才帮你说门亲。桂花你说呢?

王桂花:好,只要你李老幺改了德性、发了,这件事我包了!

李老幺:对嘛!

[幕内喊:毛副乡长,县长来了,在乡办公室等你。

毛洪胜:喔……好,我来了!

王桂花:哼……这才怄人哟!

李老幺:哎……都是兔子惹的祸!

[定相。

[幕随音乐渐落。

?

2006-6-10

?

?

上一篇:川剧灯戏:拆不拆
下一篇:化妆相声:人猪乐

官方微信
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
chengduwenhua

ag客户端下载|官网 蜀ICP备11027423号  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草堂路17号
电话:028-87339103
Mail:cdswhg@126.com
邮编:610072